倾梦夜竹斓

[策约]这对兄弟果然在秀

四.这长城充斥着虐狗的气息,哎

苏烈在长城守卫军一直是队友称赞的老好人,队长信任的性别不对的知心大叔。
毕竟现在年轻一辈在长城占的比重多了起来,他也自诩不再年轻了。
不过友人剑仙过来的时候还是会一边抢他的肉,一边玩笑,说,不管你是不是大叔,我可是永远年轻的,就算百里守约他弟弟一口一个大叔,我也是长安最风流多情的诗人。
是是是,苏烈笑着应许友人。
苏烈自问对当年背叛一事念念不忘,留在长城不回长安也是如此,只望早日调查出此事,还那些塞下亡魂一个安息。
青莲剑仙曾问他,可曾追忆长安。
他只是笑着摇头。
诗人便了然地笑了笑,又开起了玩笑说,也是,毕竟小百里在这里,长安的桂花酒楼都吸引不了我了。
苏烈此时似乎想起什么,很认真的点点头,是啊,百里兄弟的饭菜倒真让我有如临长安之感。
百里守约是花木兰带回来的,苏烈曾经在长城附近与好友剑仙喝酒时见过那持枪的少年,他似乎总是在寻找什么,打听什么。
眼中的火苗先点亮,再熄灭,再点亮,再熄灭。
却从未曾放弃。
苏烈一边陪着友人吃酒,一边略微担心地看着对方远去的身影。
希望对方能寻回自己珍视之人。

百里玄策回来之后,他能明显的感觉到百里守约整个人都变得轻松了起来,不光是从平时的交谈中,日常的神采中有所察觉,最关键的是菜色明显更加多变了。
最初的时候,肉菜的增多真的让苏烈恍惚中回到了长安的感觉。尽管那些肉大多数都进了铠和玄策口中。
但是苏烈那时仍然没有察觉到任何不对。
尽管后来铠为了增多肉食向守约进了谗言,苏烈还在私下偷偷说过铠,玄策毕竟还是个孩子,你多让着他点啦。
结果那个一向表情平稳无波的值得信赖的战士悠悠看了他一眼,眼里满是同情,那可不是小孩子,那是个大魔头。
喂,铠,你还和小孩子较劲啊。
最后战士悠悠叹口气,走了。
临走留下一句,你迟早会明白的。
这个机会很快就来了。
四更时分,苏烈从睡梦中惊醒,住所临近厨房,他模糊中听见悉悉索索的声音,心里一惊,恐进了敌人,连忙抓起武器慢慢向厨房前行。
门缝间,可见一对熟悉的身影。
百里守约一边揉着自己弟弟的头,一边无奈开口,最后一次,玄策,明天开始要记得多吃蔬菜知道吧。
看来是开了个小灶啊。苏烈无奈的想。还是多跟铠说让他别总跟玄策抢肉了。
哥哥你真好。他听见百里玄策的声音,玩笑中带着一丝郑重,平静中又似乎些许忐忑,我喜欢你。
苏烈偷偷向门缝望去,看到百里玄策的双眼里的情感,炽烈又缠绢。
他想他可能有点明白铠的意思了。
他好像在哪里看到过类似的感情。
只不过,他一时想不出来。

花木兰向他暗示百里玄策有意和他交换出外巡逻任务的时候,苏烈一点都不意外。
毕竟这几天和他一起巡逻的伙伴都是百里守约,苏烈也没什么意见,第二天见到百里玄策的时候就毫不犹豫的应允了。
百里玄策十分惊喜,喊了一句谢了大叔,就跑向了哥哥那边。
看着那孩子满足地笑脸,苏烈也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意外没了事的苏烈就担起了守约平日的工作,去临近的市集买买菜和必备品。
集市热闹非常。
苏烈内心充斥着守护人民的满足感,向前走去。
菜摊对面是一家首饰摊,年轻的女店主热情的向过往的客人推销产品。
苏烈挑起菜篮欲回去时,正对上一对挑选首饰的年轻人。
女子在发髻旁比划着合适的发簪,时不时偷偷望一下男子的反应。
男子看她的眼神如此熟悉,热烈而深情。

苏烈忽然了然于心。
他喜欢他,早已不再是简单的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