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梦夜竹斓

[王者荣耀双白狐凤/r18]

×狐凤兄弟骨科设定(☜很重要)
×强迫有(☜注意)
×狗血剧情abo设定
×AO向一方弱化有(☜注意一下)
×不要在意两方姓名答应我我是实在想不出来了

总之是一篇简陋的肉还请不要嫌弃2333
链接走评论

[王者荣耀亮云/r18]


1.经整合修改的全文
2.所有注意事项都写在微博开头了请注意避雷
3.亮云注意
4.文笔差虽然是篇肉但其实更多的是想写爱恋的故事肉反而并不香2333
5.灵魂伴侣梗/abo梗

总之希望能在过年前把所有欠债还上
之后这个号就大概只用来推文了2333

链接走评论

[路人×凤求凰李白] 甘之如饴

♞雷点全在微博开头提及了,一定要看完再下拉
♞如果不听话还被雷到只能说句抱歉了
♞感谢这几天增多的小天使的关注我吃的主要cp都写在简介了请千万要看好了再关注我
♞如果有同好欢迎随时调戏讨论

链接走评论

[双信×白] 待故人归(上)

cp:街头霸王/白龙吟×凤求凰

tips:
1.其实我真的只是想写篇肉结果越写越感觉ntr
2.总结就是一句话:青梅竹马和天降的修罗场








他不是你想找的人。那只老虎坐在树枝上,不看他,只是看着不远处安心修炼的那个人。
哦?白龙眼神一眯,瞳孔眯起来,那是他生气的前兆,只有一个人再熟悉不过。他是不是我想找的人你怎么知道?更何况这关你这只山林野妖什么事?
别的事我懒得管。老虎瞪着他,面上表情认真又严肃,最后几个字几乎是一字一顿,但他的事,我全部都要管。
呵,你是他的谁?白龙压根没把对方的挑衅放在心上。
至少我和他是可以一起月下喝酒的朋友,不像某个外来人只能远远看着。老虎哼一声,眼睛里全是得意。
哦,没听过朋友是最近也是最远的距离吗?
白龙也不在意地回嘴,但眼里却没有一丝退让的意思。

白龙找了狐狸很久。
狐狸入了转世轮回之前去找过他一次,说,我不恨你了。
他说这话时很认真,眼里光芒闪烁。
我们的恩怨也好,或是,其他的什么也好,就随着这轮回一起放下吧。
白龙没说话,狐狸看着他最终还是露出了一个好久没见的熟悉笑容。
谢谢你,还有……嗯,没有了。
最后的三个字狐狸想了想还是没有说,他不想徒增白龙的牵绊,青丘狐族的寿命早就于天帝下命令那天便被书写,如今他苟活于世是因为谁,狐狸一清二楚。
可是这不是长久之计,狐狸想。
所以该有个了断。
而这了断也只能由他亲自完成。
他故作潇洒地摆摆手,转身时一片苦涩浮于脸上。
白龙看着他逐渐远去的身影,对方足够了解他,同样的他也足够了解对方。
他笑了,狐狸,你别忘了,你的命是我给的,所以永远都属于我。
白龙想,他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去等这只笨狐狸的转世。
他找了很久,沧海桑田,却从未想过放弃。他渐渐模糊了岁月,久到他以为再也看不到对方的时候,那人终于出现了。
那只狐狸换了一副样子,不变的确是那熟悉的灵魂。
小凤凰和狐狸性格不太一样,习惯也略有不同,可是白龙认那人的方式从来不是皮囊,他有信心,哪怕过了多久,只要那人再出现,不论对方变成什么样子,他都能第一眼认出他。

凤凰所栖居的山是灵脉所在之地,灵力充沛,周围常有妖兽来此寄居修炼,老虎就是其中一个。
老虎和其他的妖不一样,既不会过分巴结他们这些半仙,也不会过分敌视他们,老虎会跟他谈起人间的有趣事迹,会和他一起分享人间的酒。凤凰很喜欢老虎说的故事,也很喜欢人间那不同于天界清酿的醇厚酒香。
所以,凤凰很庆幸也很感谢老虎的出现。
他不太懂感情,但如果依家姐所说,那是一种天长地久都要与之相伴的感情的话,他觉得如果对方是老虎的话,他很愿意。
打破他这一想法的就是在某一个日常喝酒聊天的夜晚突然出现的白龙。
白龙是神裔,神力强盛,他的到来使整座山林的生物都仿佛受到了感召般想要一睹神裔的强大。
凤凰和老虎自然也感觉到了,凤凰对于白龙来讲真的过分年轻了,在对方压倒性的强大和资历面前,凤凰感觉自己的双腿都在打颤。
他只能辨认出这是龙族之人,却不明白两族之间一向友好往来毫无纷争。为何他看自己的眼神如此复杂。
老虎挡在凤凰面前,恶狠狠地瞪着对面,但白龙的眼神就像是睥睨众生的王,丝毫没有将他的威慑放在眼里。
老虎野兽的直觉告诉他,对方是冲着自己身后的人来的,而偏偏只有凤凰,他哪怕死也绝对不会交出去。
请问阁下是?
他听见凤凰开口,语气礼貌而冷淡。
那人还是直直地看着他,不说话也不做别的动作,然后轻而易举推开老虎,在凤凰摸到腰间酒壶旁边的剑鞘时将人狠狠抱进怀里。
他把头埋进对方脖颈,不顾对方瞬间的僵硬和那边老虎的你放开他的声音,他只是开口,声音疲惫又得意,我找到你了,狐狸。

自那天之后,白龙成了凤族的上宾,他呆在凤族栖居之地,用法力为凤族干涸之地解决了麻烦。
凤族的长老们更是待他极好,每天让不同的族中未嫁的少女去陪伴他。凤凰想,那大概是想让那人留下做女婿。
反正自古以来,为保持仙族血统纯正,联姻是最好的方法。
凤凰根本不介意这些事,他只是对于待在白龙身边有点不知所措,对方看他的眼神复杂又热切,热切到好像能把他燃烧殆尽。那不是他所能理解的。
老虎来找他的时候问过他白龙的事,语气不满又有点莫名其妙的委屈,他说,那家伙还真想赖在这不走啊。凤凰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他既管不着白龙,也没有资格管他,白龙除了第一次见面说过很奇怪的话以外也并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事。只不过,他感到一件事大惑不解,那就是好像白龙呆的时间越久,脑海中就总有什么片段在一点点积累。

白龙向长老问过凤凰的生辰和出生时的征兆,一切的巧合都说明凤凰就是狐狸的转世。只不过,转世轮回意味抛弃着前尘过往,白龙有足够的耐心等,也有足够的信心,他相信笨狐狸不会这么无情的。
你看就像如今,过了这么久,不还是等到对方了吗。
只不过……
白龙不满地看着不远处来找凤凰的老虎,区区野妖也妄图仙人之姿?
当真是胆大包天。
哼,不过,他有一件事跟那只老虎达成了共识,那就是,那个人的事,一直归我管,不管对方现在是狐狸老虎狮子凤凰,只要他是他,我就不会放手。

白龙觉得自己这应该不是趁人之危。
他只是听长老们说凤凰这几日可能会面临发情期,脑海里就有一种不妙的预感。
所以才时刻注意对方动向。
对于位列仙班的经由兽类幻化而成的生物都会有本能的发情期。
应该说仙人也不是完全无欲无求的,至少,白龙盯着不远处并未发现他存在的凤凰,他就不是。
他从一开始就有欲望,而且,已经沉淀了好久了。
他所有的爱与恨都留给了一个人。
或者说,一只狐狸。
只不过天不留情,以最残忍的方式断了他所有的念想,不过既然这是第二次机会,他就绝不会再放弃。
谁?
即使处在发情期这样难熬的时候,凤凰的警觉依旧没有消减,他敏感的察觉到,有人在附近。
是老虎?不对。自己刚让他去找姐姐的。怎么算他都不会这么快回来。
凤凰抬眼却愣了,他开口,是……你?
白龙看着对方强忍着身体上因发情得不到缓解而逐渐流通不顺的仙气颇有些心疼地开口,你为什么总是要逞强呢,笨狐狸。

笨狐狸。
白龙总是不自觉这么叫自己,凤凰想。
凤凰不是没有反驳过这个称呼,他告诉过白龙自己是凤凰而非狐狸。
白龙却只是笑笑还是依旧我行我素。
姐姐曾提起过白龙上仙与那位青丘族人的故事,大概意思就是白龙仙君可能只是太过思念故人,凤凰不说话。
被当成替代品嘛。
我知道了。
凤凰打断姐姐的话,轻声开口。
但是如今,只有这一次,凤凰突然有些莫名的委屈,他咬着牙,一字一顿回嘴,看来白龙上仙当真是年纪大了,眼神不好,您难道看不出来我是只凤凰吗?
如果仙君真的已经只能靠在别人身上找寻仙君喜欢的人的影子的话,那么那个人对于你来说,根本也不算什么吧。
一瞬间眼前的空白,凤凰被白龙压在地上。他试着挣扎了几下,对方的力道大的惊人,凤凰突然有一种骨头都要被捏碎的恐惧。
你做什么……
只有你,不能这么说。
白龙的脸阴沉的吓人,眼神却是让人沉溺的情深。
只有你。
他慢慢俯下身去,吻上了还处在怔愣中的凤凰。
呜。凤凰反应过来地时候,头脑残存的理智告诉他应该反抗,但是对方似乎知道他所有的弱点,那人的舌头轻轻舔过口里的软肉,又不饶人的卷起舌头与之共舞。
理智告诉他咬下去,可是与其说身体,不如说灵魂却像是在眷恋对方一样,很诚实地任由对方的唇舌攻城略地。
呜,脑海里忽然闪过刚才急匆匆跑走的担忧的老虎的脸,凤凰一怔,猛然回神,咬了下去。
血腥味蔓延在两人口中。
白龙脸色瞬间更加阴沉,对方的发情期和熟悉的反应已经让他也渐渐陷入了发情状态,自打狐狸走后他再没和别人建立起叫恋人关系,天知道,他又是怎么一个人度过这本能反应的。
而如今眼前的人明明就是对方,可他却还是在拒绝自己。
凤凰眼角带红,气息不顺,嘴唇红肿带着血丝,一副情动的样子却仍不肯示弱。白龙能明显看到他周边护体的仙气都在衰弱,发情期对于半仙来说,可谓是一场与所结合之人灵气相融的进修之法也不为过。
凤凰却屡屡压制,这样下去不光对修为,对人也有危害。
白龙叹口气,看着熟悉的脸庞上带着不熟悉的抗拒和不由自主的害怕,他终于俯下身去,将那人缓缓揽入怀中,对不起,是我错了,让我将功补过帮帮你好不好,小凤凰。
凤凰睁大了眼睛,那是他第一次听对方这么叫自己,是叫凤凰而非狐狸。他盯着对方的眼睛,那是一双很漂亮的眼睛,以往那双眼睛虽然望向自己,但看着的永远是另一人的影子。
而现在那双眼睛里,真的是自己。
对不起,白龙。
他听见自己脑海里有人在说话。
你究竟是谁。
凤凰刚想开口,被对方再次吻住,未好的伤口上血腥味传来。
脑海里一片混沌。

tbc?

不会有下了我说真的×
毕竟再接下来就是绿帽子就扣在你头上了[不是×]

[信白/r15]余生有你


虽然都是擦边球,但是还是走评论链接吧

大概就是两个年轻人唇枪舌战的竹马长情的故事(ฅ́дฅ̀)

喜欢的话答应我留下评论和爱心蓝手好吗么么

[王者荣耀/亮云] 敬慕与控制(上)

看前排雷:

1.背景不明朗看成荣耀背景或伪史背景都可以但重点还是肉
2.古风abo
alpha  天乾
beta    中庸
omega   地坤
3.给亮云交的党费
4.亮云亮云亮云!!!千万看清标题!!



诸葛亮入阵营之时第一眼注意到的便是那位将军,那位将军身材并不高大,甚至可以说在关羽等人身边站着时倒显得有几分瘦削了。
头上带着一抹蓝色发带,皮肤白净的倒更像个读书人。
可是他听过他的骁勇善战。
只不过他不曾想过刘备那样夸赞信任的人会是个地坤,诸葛亮皱皱眉,赵云还未靠近,他就仿佛能闻到对方身上雪松一般的干净味道。
并不甜腻,反而还令人感觉清爽,可毕竟还是有影响的。
诸葛亮刚要开口,就见那人凑上前来,眼睛明亮,笑容温润腼腆,开口是清朗的声音,诸葛先生,在下常山赵子龙,从主公嘴里多次听到你的名字,今日有幸一见,当真三生有幸。
对方眼神太真挚,让阅尽世人的诸葛亮愣了半晌,终究还是握住那双带着薄茧的手。

诸葛先生。
刘备带着草帽,笑容满面,你一个人在营中我不放心,正好子龙主动请缨,我便让子龙过来保护你。
你有什么军事和子龙商量就好。
诸葛亮皱皱眉,他自问已经主动避开那毫无自觉的身处在一堆天乾中的地坤了。
那家伙竟然还要主动跟来。
不必了。
蓝发的军师咬着扇子,面容冷峻,应该说,主公让他一个地坤来回跑,不怕出什么事吗。
你知道了啊。刘备挠挠头。哎,我也是没办法,最初我也觉得身边大多都是天乾,哪怕有像先生这样的中庸也终究是少数。
诸葛亮抿了抿唇不发一言。
可是你也看到了,如今正是用人之际,况且子龙又一心跟随我,我拗不过他,只好答应了。
恐怕玄德公是离不开他的精湛武艺吧。
诸葛军师一双蓝眸直直盯向对方有些漂移的视线。
不过子龙基本按时吃扁鹊医师的药,身上的味道离近了都闻不到,诸葛军师只见了他几面,就如此清楚,该说先生不愧是先生嘛。
诸葛亮皱眉。
你说你闻不到?
是啊,子龙是地坤的事是他主动告诉我们的,此前我们相处数月,丝毫未有察觉。
刘备表情诚挚,况且他没有撒谎的必要。
那是……?
诸葛亮眼珠转了转,似是想到了什么。

军师,你睡了吗?
他听到外面熟悉的声音。
在下赵子龙,有事想和军师商谈。声音不卑不亢。
诸葛亮皱了皱眉,叹口气,披了外衣,唤他进来。
他其实已经猜到了赵云要跟他说什么。
赵云进来时没有穿着平日厚重的战甲,素白外衣,额间仍系着蓝色的发带,倒显得单薄了许多。
而空气中还是熟悉的雪松般的味道。
不知将军这时找我,所为何军事?
他故意在军事两个字上加重音,果然年轻的将军有些忐忑和羞愧,却还是下定了决心。
那双清亮的眸子就这么看着他,开口,军师,想必你也知道子龙的体质了,但是请军师放心,子龙作为蜀国将士之一,如今在主公用人之际,为主公效力义不容辞,但子龙也绝不会因此枉顾自己的事,致使影响战事。
诸葛亮直直盯着对方。
所以也请军师不要再在主公面前说那些话了。
哼。将军这一番话,赤诚之心天地可鉴,反而在下好意相劝倒成了错的一方了?
不不不,将军顿时慌了起来,子龙怎敢责怪军师?
哦,也就是说只是不敢,并非不愿。
……军师就别再为难我了,军师想要反驳的话,子龙怎么可能说的过军师呢。
诸葛亮不说话,他望着对面有些许紧张的人,他从不是咄咄逼人之人,也并非嚣张跋扈之人,可对眼前这人,他总忍不住想要再进一步去逼迫对方,去为难对方。
莫名其妙的控制欲望。
是因为他身上的气味,还是……

军师?赵子龙有些担忧地看着许久不说话的对方。
赵将军,在下还有一件事不解。
军师请说。
你身上的味道。诸葛亮故意走进了些,在有些不太适应的赵云耳边,一字一顿,是在邀请我吗?

tbc?

[策约]这对兄弟果然在秀

四.这长城充斥着虐狗的气息,哎

苏烈在长城守卫军一直是队友称赞的老好人,队长信任的性别不对的知心大叔。
毕竟现在年轻一辈在长城占的比重多了起来,他也自诩不再年轻了。
不过友人剑仙过来的时候还是会一边抢他的肉,一边玩笑,说,不管你是不是大叔,我可是永远年轻的,就算百里守约他弟弟一口一个大叔,我也是长安最风流多情的诗人。
是是是,苏烈笑着应许友人。
苏烈自问对当年背叛一事念念不忘,留在长城不回长安也是如此,只望早日调查出此事,还那些塞下亡魂一个安息。
青莲剑仙曾问他,可曾追忆长安。
他只是笑着摇头。
诗人便了然地笑了笑,又开起了玩笑说,也是,毕竟小百里在这里,长安的桂花酒楼都吸引不了我了。
苏烈此时似乎想起什么,很认真的点点头,是啊,百里兄弟的饭菜倒真让我有如临长安之感。
百里守约是花木兰带回来的,苏烈曾经在长城附近与好友剑仙喝酒时见过那持枪的少年,他似乎总是在寻找什么,打听什么。
眼中的火苗先点亮,再熄灭,再点亮,再熄灭。
却从未曾放弃。
苏烈一边陪着友人吃酒,一边略微担心地看着对方远去的身影。
希望对方能寻回自己珍视之人。

百里玄策回来之后,他能明显的感觉到百里守约整个人都变得轻松了起来,不光是从平时的交谈中,日常的神采中有所察觉,最关键的是菜色明显更加多变了。
最初的时候,肉菜的增多真的让苏烈恍惚中回到了长安的感觉。尽管那些肉大多数都进了铠和玄策口中。
但是苏烈那时仍然没有察觉到任何不对。
尽管后来铠为了增多肉食向守约进了谗言,苏烈还在私下偷偷说过铠,玄策毕竟还是个孩子,你多让着他点啦。
结果那个一向表情平稳无波的值得信赖的战士悠悠看了他一眼,眼里满是同情,那可不是小孩子,那是个大魔头。
喂,铠,你还和小孩子较劲啊。
最后战士悠悠叹口气,走了。
临走留下一句,你迟早会明白的。
这个机会很快就来了。
四更时分,苏烈从睡梦中惊醒,住所临近厨房,他模糊中听见悉悉索索的声音,心里一惊,恐进了敌人,连忙抓起武器慢慢向厨房前行。
门缝间,可见一对熟悉的身影。
百里守约一边揉着自己弟弟的头,一边无奈开口,最后一次,玄策,明天开始要记得多吃蔬菜知道吧。
看来是开了个小灶啊。苏烈无奈的想。还是多跟铠说让他别总跟玄策抢肉了。
哥哥你真好。他听见百里玄策的声音,玩笑中带着一丝郑重,平静中又似乎些许忐忑,我喜欢你。
苏烈偷偷向门缝望去,看到百里玄策的双眼里的情感,炽烈又缠绢。
他想他可能有点明白铠的意思了。
他好像在哪里看到过类似的感情。
只不过,他一时想不出来。

花木兰向他暗示百里玄策有意和他交换出外巡逻任务的时候,苏烈一点都不意外。
毕竟这几天和他一起巡逻的伙伴都是百里守约,苏烈也没什么意见,第二天见到百里玄策的时候就毫不犹豫的应允了。
百里玄策十分惊喜,喊了一句谢了大叔,就跑向了哥哥那边。
看着那孩子满足地笑脸,苏烈也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意外没了事的苏烈就担起了守约平日的工作,去临近的市集买买菜和必备品。
集市热闹非常。
苏烈内心充斥着守护人民的满足感,向前走去。
菜摊对面是一家首饰摊,年轻的女店主热情的向过往的客人推销产品。
苏烈挑起菜篮欲回去时,正对上一对挑选首饰的年轻人。
女子在发髻旁比划着合适的发簪,时不时偷偷望一下男子的反应。
男子看她的眼神如此熟悉,热烈而深情。

苏烈忽然了然于心。
他喜欢他,早已不再是简单的情感。

[路人×凤求凰李白/r18] 一报还一报,天道好轮回

注意事项:
1.原创角色×李白
2.强迫h
3.为了肉还特地想了剧情的我一定是疯了
4.给白哥拉票

链接走评论

[召唤师×李白]


♟看前须知:
1.cp:召唤师×李白!召唤师×李白!召唤师×李白!!
2.召唤师没有明确性别,但是女孩子也是GB
3.基本就是想写潇洒不羁的白白无意识可爱撩人的一面(不是
4.看了  @铃连酱 的文有感而发

李白抬起头看着对面有些局促的人。
他刚刚苏醒,身体都还有些不灵活,可是还能记得对面的人是他的召唤师,是他要为之奋斗的人。
李白目光温柔,笑的潇洒而调皮,我的召唤师大人,早上好啊。
对面的人顿时目光亮了起来,他兴奋的拉起李白的手,又很害怕李白会反感赶紧松开了,又赶忙偷偷去看李白的反应。
李白丝毫没有在意,反而又向前凑近了几步,笑意盎然,不要那么拘谨吗,我的召唤师,以后我们可就是并肩战斗的朋友了。
那人似是完全被青莲剑仙给迷惑了,呆呆地不经大脑地开口问,我能抱抱你吗?
话一出口又像是反应过来一样,不,不是,我的意思是……
李白调皮地笑笑不说话,在对方有些泄气的时候走上去拥住那个人,当然可以啦。
青莲剑仙身上真的是带着酒气,却是令人迷醉的酒香。
召唤师把头埋在对方脖颈处狠狠吸了一口,手臂的力度不由自主加大了。我的。李白。

今天的工作完成的不顺心,连带操作也连连失手,被人骂也就算了,偏偏看不得的只有一件事,自家李白拄着剑无可奈何倒地的样子令人心疼的要命,打完又一次后,召唤师想了想还是把李白叫了出来。
李白看着那人委屈又歉疚的样子又想起刚才峡谷里自己被三杀四杀五杀就能猜出点一二了。
李白刚想开口安慰,那人就扑了过来,他一个没站稳被那人狠狠扑倒在地,召唤师把头埋在李白脖颈间来回蹭着,有些干裂的嘴唇的不停磨擦着剑仙耳边细嫩的皮肤,李白一边觉得不太妥当,却还是不忍心推开身上撒娇的人。
李白,李白,太白,小白,白白,那人的称呼越来越奇怪。
若是平时的李白一定是一边调笑一边假装嫌弃地推开对方,不过现在他只是温柔的笑笑,任由怀中的人抱紧自己。
召唤师大人已经很厉害了,毕竟对方的段位还比你高呢,你能和他周旋那么久,太白都要赞赏你了。
真的?召唤师眼一抬,看着对方好看的眉眼璨若星河。
真的。
那你变成狐狸的样子,让我摸你的耳朵摸一晚上我就信你。
过分了啊,都跟你说了耳朵摸不得的。
你还是不是真心的。你骗我,呜呜。
你都多大了还哭。李白无奈地笑了笑,变成千年之狐的样子,乖乖地把耳朵凑到召唤师面前。
好了,好了,快摸吧。
召唤师却没下手,那人盯着李白的侧脸仔细看了看,你刚才,他像是发现了重大新闻一样,是不是脸红了。
哈?当然没有啦。他有些不自在地摸了摸脸,你该不是眼睛坏了吧,都叫你要适当休息啦。
召唤师没有再继续下去,手指捏上了柔软的狐耳,脸埋在李白的脖颈间,手也过分地搂住了对方的腰,笑的分外满足。
这个人怎么可以这么好呢,召唤师又深吸了一口气,开心地想。
是我的就更好了。

你一直玩游戏会对身体不好的。李白轻叹一声,温柔的摸了摸召唤师的头发,那人死死抱着他,嘴里还不依不饶,你赶我走?
我哪有,李白挑挑眉,我可是天天盼望着你来啊。
真的?对方眼睛亮了,更凑近了李白,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说完又期待地看着李白的反应,对吧对吧。
对。剑仙大人笑了,眉眼弯弯,我舍不得你。
真的很好看。他为什么会这么好看呢?召唤师呆呆地想,身体本能地凑上前,李白被对方紧紧搂着,也习惯了那人说着说着话就动手动脚的习惯。
却不曾想,一个吻轻柔的落在了脸颊边。
短短几秒又瞬间分开。
呜哇,等等你听我解释,我我我,不是,不,是我想,我想……
李白仅仅是愣了一下,然后又笑嘻嘻,我没有在意啦,召唤师大人,别这么紧张,不知道的还以为李某在非礼你呢。
你不生气吗?
我为什么要生气?
召唤师小心翼翼抬起头,看了看对方确定对方真的没有在生气后,吸了一口气,用力握住了李白的手,声音是带着紧张的颤抖,语气却很坚定。
那我再亲你一下,应该没问题吧。
李白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那人的吻已经落在了嘴上,带着些许急迫和不敢置信的颤抖,李白内心突然一片柔软,闭上眼给出了回应。
召唤师愣愣地看着对方近在咫尺的精致面容,满足地又咬住了对方柔软的下唇。

李白,你家的召唤师是不是好久没上线了。
李白叼着草,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句,好像是吧。
怪不得你最近干什么都没有精神。
呵呵,怎么?想挑战我?来干来干。
青莲剑仙不在意地笑笑,却不自觉的捏紧了腰间的酒壶。
那个人的确是好久不见了,但是他也明白,没有人会一直为一种事物所停留,就像世界不会为一个人所停止一样。
李白心里安慰着自己,只要那个人有时间或者偶尔会想起自己,也就可以了。
也就足够了。
所以当召唤师再次召唤他的时候,他有些意外和感动。
他正想开玩笑声称对方是负心汉,把他一个人留在这里那么久,他许久不和他人比试,手都快生疏了。
却见那人很正式地抬起头看着他,说,李白,我要跟你说件很重要的事情。
他很久没有听见召唤师这么郑重的语气了,也很久没听到召唤师喊他的名字,李白愣了愣,想到其他英雄无奈却又失落的语气,召唤师们不需要我们了,明明当初说好的。他们那么郑重地说了对不起,我们又怎么可能怪罪他们阿。
也差不多是时候了。
李白抑制住想要伸出的手臂。仍然像初见一样笑的潇洒,他说,你说吧,我听着呢。
我要换工作了……
嗯,你说吧,结果我都猜到了。
以前的工作虽然没有加班,工资也还可以……
嗯,你说吧,结果我都会接受。
但是时间还是占用的有点多,我决定换一份比较清闲的工作,虽然工资可能会相应低点,但是最重要的是。
召唤师抬起头,眼睛闪闪发亮,我有更多的时间陪你了。
……
哎?李白呆愣在原地。
召唤师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他抬头看了对方一眼,看到李白愣住的可爱模样又忍不住凑过去亲了对方一口,抬手搂住对方劲瘦的腰,将头埋在对方脖颈间,来回蹭着,语气又回到了熟悉的撒娇样子,我都说到这份上了,你该明白了吧,剑仙大人?
所以你的回应呢?
看着召唤师闪闪发光的期待眼神和逐渐开始不安分的手,剑仙大人终究还是宠溺地笑笑,伸手揽过了对方,任由对方开始胡来。

从一开始,就没想过拒绝啊,我的召唤师大人。

[策约]这对兄弟果然在秀



三.无辜躺枪还要被秀,mmp



铠心里说,不是,我没有。
但嘴却紧紧闭着,没有发声。
这个答语的问句起源于眼前这个不讲道理的小疯子,百里玄策,长城守卫军的厨子兼狙击手的弟弟。
小疯子的话不是很重要,但是你不能让他不高兴,毕竟小疯子的兄长很重要,他的喜怒决定今晚的菜色。铠自问不是会被什么东西所束缚的人,但非要说的话,在这种远离繁华之都的偏远地带,美食简直是救赎。
而百里守约最珍贵的地方就在于,明明都是普通的食材,他却能做出不一样的美味。
百里守约出去做任务的时候,苏烈和他们的花队长也下过厨,其实倒也不是难以下咽,只不过和守约的手艺比起来,就有点不值一提了。
这点可以询问经常来这里蹭饭的李白兄弟。
自打尝过一次百里守约做的菜后,那位潇洒的诗人就仿佛长在了长城一般,从偶尔过来几次变成了经常留宿,还偏偏都在守约做肉的时候。
对此长城守卫军对其表示了强烈的谴责。
不过诗人的厚脸皮根本没拿这当回事。
剑仙酒足饭饱,赖在桌边不起来调侃守约,小百里,要不你别当守卫军了和我一起去潇洒人世间吧,你做的饭我根本吃不够阿。话说你这手艺是天生的吗?谁娶了你后半辈子都不愁了……
前辈说笑了。那人一边收拾残羹一边笑,这是因为小时候弟弟比较挑食,我就跟身边的那些妇人学了一点。
那是铠第一次听他自己提到他弟弟。
来的时候他曾经听苏烈他们说起过,说百里守约一心想找弟弟,加入长城守卫军也不过因为找人比较方便。
他说起弟弟的时候和平时又不太一样,平日里除了上战场以外也都是温柔的样子,让人如沐春风,但是提到弟弟时,他的眼睛里的光更盛,笑容更柔和。
非要说的话大概就是那种,人生里全部的美好都为另一个人绽放的感觉吧。
铠突然有点想不知现在走到哪去的妹妹了,不知那丫头想没想自己。

百里玄策回来后,铠既替守约高兴,又有点担忧自己以后还能吃和以前一样多的肉了吗。
果不其然百里玄策开口就是肉不够吃,他说这话的时候还看着铠碗里好好夹起来的肉。
铠瞬间危机感爆棚。
不过还好话语决定权还在百里守约手里,铠连忙看向百里守约,他想守约你可不能被这小狼崽子迷惑心性阿,你低头的时候桌上一半的肉都进了这小子肚子里啊。
百里守约为难地看着弟弟又为难地看着其他人,花木兰安安静静喝粥,苏烈碗里蔬菜居多,两人都一副不在意的样子。
哥哥。百里玄策又撒娇地喊了一句,我真的好饿,跟师傅在外面这么久了,一直想的就是哥哥的手艺。
完了,一击必杀。
他感觉都能听见自家厨子心里被击中的小心心。
然后他听见守约说,木兰姐,那我给玄策加顿餐好吧。
这大概就意味着这几天的肉又少了。

自那之后,他好不容易找到机会跟守约进了些谗言,说这个年纪的孩子总吃肉是不好的,甚至拿自家妹妹举例子。守约果然上当了,铠于是又过上了以前的肉量充足的日子。
然而好日子没多久,小狼狗果然找上门来了。
开口就是一个三连串问话。
是你跟我哥哥说了什么吧?你为什么要说那话?你喜欢我哥哥?
什么话?小孩子应该多吃蔬菜?如果说你哥哥的厨艺的话我的确挺喜欢。至于其他的,不,谢谢,我的性取向比钢铁还要直。
但他问的太犀利。铠发现自己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得不到回答的玄策似乎更肯定了什么。
他开口,语气冰冷又倨傲,说你死心吧,哥哥最喜欢的人永远是我。小时候有个姐姐也喜欢我哥哥,但我说不喜欢对方,哥哥就再也没见过那个姐姐了,所以……
百里玄策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比起警告或是威胁,更像是小孩子的示威,而且莫名其妙地让铠有一种谜一样的类似话本上的爱情故事的既视感。
最后,百里玄策瞪着比他高了两头的铠,问你懂了吗?
铠不由自主点点头,百里玄策似是很满意地走了。

后来铠总算明白了,露娜从来不会跟别人过分宣誓兄长的所有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