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梦夜竹斓

[双信×白] 待故人归(上)

cp:街头霸王/白龙吟×凤求凰

tips:
1.其实我真的只是想写篇肉结果越写越感觉ntr
2.总结就是一句话:青梅竹马和天降的修罗场








他不是你想找的人。那只老虎坐在树枝上,不看他,只是看着不远处安心修炼的那个人。
哦?白龙眼神一眯,瞳孔眯起来,那是他生气的前兆,只有一个人再熟悉不过。他是不是我想找的人你怎么知道?更何况这关你这只山林野妖什么事?
别的事我懒得管。老虎瞪着他,面上表情认真又严肃,最后几个字几乎是一字一顿,但他的事,我全部都要管。
呵,你是他的谁?白龙压根没把对方的挑衅放在心上。
至少我和他是可以一起月下喝酒的朋友,不像某个外来人只能远远看着。老虎哼一声,眼睛里全是得意。
哦,没听过朋友是最近也是最远的距离吗?
白龙也不在意地回嘴,但眼里却没有一丝退让的意思。

白龙找了狐狸很久。
狐狸入了转世轮回之前去找过他一次,说,我不恨你了。
他说这话时很认真,眼里光芒闪烁。
我们的恩怨也好,或是,其他的什么也好,就随着这轮回一起放下吧。
白龙没说话,狐狸看着他最终还是露出了一个好久没见的熟悉笑容。
谢谢你,还有……嗯,没有了。
最后的三个字狐狸想了想还是没有说,他不想徒增白龙的牵绊,青丘狐族的寿命早就于天帝下命令那天便被书写,如今他苟活于世是因为谁,狐狸一清二楚。
可是这不是长久之计,狐狸想。
所以该有个了断。
而这了断也只能由他亲自完成。
他故作潇洒地摆摆手,转身时一片苦涩浮于脸上。
白龙看着他逐渐远去的身影,对方足够了解他,同样的他也足够了解对方。
他笑了,狐狸,你别忘了,你的命是我给的,所以永远都属于我。
白龙想,他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去等这只笨狐狸的转世。
他找了很久,沧海桑田,却从未想过放弃。他渐渐模糊了岁月,久到他以为再也看不到对方的时候,那人终于出现了。
那只狐狸换了一副样子,不变的确是那熟悉的灵魂。
小凤凰和狐狸性格不太一样,习惯也略有不同,可是白龙认那人的方式从来不是皮囊,他有信心,哪怕过了多久,只要那人再出现,不论对方变成什么样子,他都能第一眼认出他。

凤凰所栖居的山是灵脉所在之地,灵力充沛,周围常有妖兽来此寄居修炼,老虎就是其中一个。
老虎和其他的妖不一样,既不会过分巴结他们这些半仙,也不会过分敌视他们,老虎会跟他谈起人间的有趣事迹,会和他一起分享人间的酒。凤凰很喜欢老虎说的故事,也很喜欢人间那不同于天界清酿的醇厚酒香。
所以,凤凰很庆幸也很感谢老虎的出现。
他不太懂感情,但如果依家姐所说,那是一种天长地久都要与之相伴的感情的话,他觉得如果对方是老虎的话,他很愿意。
打破他这一想法的就是在某一个日常喝酒聊天的夜晚突然出现的白龙。
白龙是神裔,神力强盛,他的到来使整座山林的生物都仿佛受到了感召般想要一睹神裔的强大。
凤凰和老虎自然也感觉到了,凤凰对于白龙来讲真的过分年轻了,在对方压倒性的强大和资历面前,凤凰感觉自己的双腿都在打颤。
他只能辨认出这是龙族之人,却不明白两族之间一向友好往来毫无纷争。为何他看自己的眼神如此复杂。
老虎挡在凤凰面前,恶狠狠地瞪着对面,但白龙的眼神就像是睥睨众生的王,丝毫没有将他的威慑放在眼里。
老虎野兽的直觉告诉他,对方是冲着自己身后的人来的,而偏偏只有凤凰,他哪怕死也绝对不会交出去。
请问阁下是?
他听见凤凰开口,语气礼貌而冷淡。
那人还是直直地看着他,不说话也不做别的动作,然后轻而易举推开老虎,在凤凰摸到腰间酒壶旁边的剑鞘时将人狠狠抱进怀里。
他把头埋进对方脖颈,不顾对方瞬间的僵硬和那边老虎的你放开他的声音,他只是开口,声音疲惫又得意,我找到你了,狐狸。

自那天之后,白龙成了凤族的上宾,他呆在凤族栖居之地,用法力为凤族干涸之地解决了麻烦。
凤族的长老们更是待他极好,每天让不同的族中未嫁的少女去陪伴他。凤凰想,那大概是想让那人留下做女婿。
反正自古以来,为保持仙族血统纯正,联姻是最好的方法。
凤凰根本不介意这些事,他只是对于待在白龙身边有点不知所措,对方看他的眼神复杂又热切,热切到好像能把他燃烧殆尽。那不是他所能理解的。
老虎来找他的时候问过他白龙的事,语气不满又有点莫名其妙的委屈,他说,那家伙还真想赖在这不走啊。凤凰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他既管不着白龙,也没有资格管他,白龙除了第一次见面说过很奇怪的话以外也并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事。只不过,他感到一件事大惑不解,那就是好像白龙呆的时间越久,脑海中就总有什么片段在一点点积累。

白龙向长老问过凤凰的生辰和出生时的征兆,一切的巧合都说明凤凰就是狐狸的转世。只不过,转世轮回意味抛弃着前尘过往,白龙有足够的耐心等,也有足够的信心,他相信笨狐狸不会这么无情的。
你看就像如今,过了这么久,不还是等到对方了吗。
只不过……
白龙不满地看着不远处来找凤凰的老虎,区区野妖也妄图仙人之姿?
当真是胆大包天。
哼,不过,他有一件事跟那只老虎达成了共识,那就是,那个人的事,一直归我管,不管对方现在是狐狸老虎狮子凤凰,只要他是他,我就不会放手。

白龙觉得自己这应该不是趁人之危。
他只是听长老们说凤凰这几日可能会面临发情期,脑海里就有一种不妙的预感。
所以才时刻注意对方动向。
对于位列仙班的经由兽类幻化而成的生物都会有本能的发情期。
应该说仙人也不是完全无欲无求的,至少,白龙盯着不远处并未发现他存在的凤凰,他就不是。
他从一开始就有欲望,而且,已经沉淀了好久了。
他所有的爱与恨都留给了一个人。
或者说,一只狐狸。
只不过天不留情,以最残忍的方式断了他所有的念想,不过既然这是第二次机会,他就绝不会再放弃。
谁?
即使处在发情期这样难熬的时候,凤凰的警觉依旧没有消减,他敏感的察觉到,有人在附近。
是老虎?不对。自己刚让他去找姐姐的。怎么算他都不会这么快回来。
凤凰抬眼却愣了,他开口,是……你?
白龙看着对方强忍着身体上因发情得不到缓解而逐渐流通不顺的仙气颇有些心疼地开口,你为什么总是要逞强呢,笨狐狸。

笨狐狸。
白龙总是不自觉这么叫自己,凤凰想。
凤凰不是没有反驳过这个称呼,他告诉过白龙自己是凤凰而非狐狸。
白龙却只是笑笑还是依旧我行我素。
姐姐曾提起过白龙上仙与那位青丘族人的故事,大概意思就是白龙仙君可能只是太过思念故人,凤凰不说话。
被当成替代品嘛。
我知道了。
凤凰打断姐姐的话,轻声开口。
但是如今,只有这一次,凤凰突然有些莫名的委屈,他咬着牙,一字一顿回嘴,看来白龙上仙当真是年纪大了,眼神不好,您难道看不出来我是只凤凰吗?
如果仙君真的已经只能靠在别人身上找寻仙君喜欢的人的影子的话,那么那个人对于你来说,根本也不算什么吧。
一瞬间眼前的空白,凤凰被白龙压在地上。他试着挣扎了几下,对方的力道大的惊人,凤凰突然有一种骨头都要被捏碎的恐惧。
你做什么……
只有你,不能这么说。
白龙的脸阴沉的吓人,眼神却是让人沉溺的情深。
只有你。
他慢慢俯下身去,吻上了还处在怔愣中的凤凰。
呜。凤凰反应过来地时候,头脑残存的理智告诉他应该反抗,但是对方似乎知道他所有的弱点,那人的舌头轻轻舔过口里的软肉,又不饶人的卷起舌头与之共舞。
理智告诉他咬下去,可是与其说身体,不如说灵魂却像是在眷恋对方一样,很诚实地任由对方的唇舌攻城略地。
呜,脑海里忽然闪过刚才急匆匆跑走的担忧的老虎的脸,凤凰一怔,猛然回神,咬了下去。
血腥味蔓延在两人口中。
白龙脸色瞬间更加阴沉,对方的发情期和熟悉的反应已经让他也渐渐陷入了发情状态,自打狐狸走后他再没和别人建立起叫恋人关系,天知道,他又是怎么一个人度过这本能反应的。
而如今眼前的人明明就是对方,可他却还是在拒绝自己。
凤凰眼角带红,气息不顺,嘴唇红肿带着血丝,一副情动的样子却仍不肯示弱。白龙能明显看到他周边护体的仙气都在衰弱,发情期对于半仙来说,可谓是一场与所结合之人灵气相融的进修之法也不为过。
凤凰却屡屡压制,这样下去不光对修为,对人也有危害。
白龙叹口气,看着熟悉的脸庞上带着不熟悉的抗拒和不由自主的害怕,他终于俯下身去,将那人缓缓揽入怀中,对不起,是我错了,让我将功补过帮帮你好不好,小凤凰。
凤凰睁大了眼睛,那是他第一次听对方这么叫自己,是叫凤凰而非狐狸。他盯着对方的眼睛,那是一双很漂亮的眼睛,以往那双眼睛虽然望向自己,但看着的永远是另一人的影子。
而现在那双眼睛里,真的是自己。
对不起,白龙。
他听见自己脑海里有人在说话。
你究竟是谁。
凤凰刚想开口,被对方再次吻住,未好的伤口上血腥味传来。
脑海里一片混沌。

tbc?

不会有下了我说真的×
毕竟再接下来就是绿帽子就扣在你头上了[不是×]

[信白/r15]余生有你


虽然都是擦边球,但是还是走评论链接吧

大概就是两个年轻人唇枪舌战的竹马长情的故事(ฅ́дฅ̀)

喜欢的话答应我留下评论和爱心蓝手好吗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