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梦夜竹斓

[策约]这对兄弟果然在秀



三.无辜躺枪还要被秀,mmp



铠心里说,不是,我没有。
但嘴却紧紧闭着,没有发声。
这个答语的问句起源于眼前这个不讲道理的小疯子,百里玄策,长城守卫军的厨子兼狙击手的弟弟。
小疯子的话不是很重要,但是你不能让他不高兴,毕竟小疯子的兄长很重要,他的喜怒决定今晚的菜色。铠自问不是会被什么东西所束缚的人,但非要说的话,在这种远离繁华之都的偏远地带,美食简直是救赎。
而百里守约最珍贵的地方就在于,明明都是普通的食材,他却能做出不一样的美味。
百里守约出去做任务的时候,苏烈和他们的花队长也下过厨,其实倒也不是难以下咽,只不过和守约的手艺比起来,就有点不值一提了。
这点可以询问经常来这里蹭饭的李白兄弟。
自打尝过一次百里守约做的菜后,那位潇洒的诗人就仿佛长在了长城一般,从偶尔过来几次变成了经常留宿,还偏偏都在守约做肉的时候。
对此长城守卫军对其表示了强烈的谴责。
不过诗人的厚脸皮根本没拿这当回事。
剑仙酒足饭饱,赖在桌边不起来调侃守约,小百里,要不你别当守卫军了和我一起去潇洒人世间吧,你做的饭我根本吃不够阿。话说你这手艺是天生的吗?谁娶了你后半辈子都不愁了……
前辈说笑了。那人一边收拾残羹一边笑,这是因为小时候弟弟比较挑食,我就跟身边的那些妇人学了一点。
那是铠第一次听他自己提到他弟弟。
来的时候他曾经听苏烈他们说起过,说百里守约一心想找弟弟,加入长城守卫军也不过因为找人比较方便。
他说起弟弟的时候和平时又不太一样,平日里除了上战场以外也都是温柔的样子,让人如沐春风,但是提到弟弟时,他的眼睛里的光更盛,笑容更柔和。
非要说的话大概就是那种,人生里全部的美好都为另一个人绽放的感觉吧。
铠突然有点想不知现在走到哪去的妹妹了,不知那丫头想没想自己。

百里玄策回来后,铠既替守约高兴,又有点担忧自己以后还能吃和以前一样多的肉了吗。
果不其然百里玄策开口就是肉不够吃,他说这话的时候还看着铠碗里好好夹起来的肉。
铠瞬间危机感爆棚。
不过还好话语决定权还在百里守约手里,铠连忙看向百里守约,他想守约你可不能被这小狼崽子迷惑心性阿,你低头的时候桌上一半的肉都进了这小子肚子里啊。
百里守约为难地看着弟弟又为难地看着其他人,花木兰安安静静喝粥,苏烈碗里蔬菜居多,两人都一副不在意的样子。
哥哥。百里玄策又撒娇地喊了一句,我真的好饿,跟师傅在外面这么久了,一直想的就是哥哥的手艺。
完了,一击必杀。
他感觉都能听见自家厨子心里被击中的小心心。
然后他听见守约说,木兰姐,那我给玄策加顿餐好吧。
这大概就意味着这几天的肉又少了。

自那之后,他好不容易找到机会跟守约进了些谗言,说这个年纪的孩子总吃肉是不好的,甚至拿自家妹妹举例子。守约果然上当了,铠于是又过上了以前的肉量充足的日子。
然而好日子没多久,小狼狗果然找上门来了。
开口就是一个三连串问话。
是你跟我哥哥说了什么吧?你为什么要说那话?你喜欢我哥哥?
什么话?小孩子应该多吃蔬菜?如果说你哥哥的厨艺的话我的确挺喜欢。至于其他的,不,谢谢,我的性取向比钢铁还要直。
但他问的太犀利。铠发现自己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得不到回答的玄策似乎更肯定了什么。
他开口,语气冰冷又倨傲,说你死心吧,哥哥最喜欢的人永远是我。小时候有个姐姐也喜欢我哥哥,但我说不喜欢对方,哥哥就再也没见过那个姐姐了,所以……
百里玄策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比起警告或是威胁,更像是小孩子的示威,而且莫名其妙地让铠有一种谜一样的类似话本上的爱情故事的既视感。
最后,百里玄策瞪着比他高了两头的铠,问你懂了吗?
铠不由自主点点头,百里玄策似是很满意地走了。

后来铠总算明白了,露娜从来不会跟别人过分宣誓兄长的所有权。

[策约]这对兄弟果然在秀



二.被迫吃狗粮,这操作比不过

兰陵王觉得自己真的不应该当日一时想不开捡回百里玄
策。
这根本不是捡了个徒弟,倒像是捡了个祖宗。
小小的孩子躲在角落哭个不停,用恐惧的眼神看着他手握着带血的刀锋。
直到他开始拿起火把,准备食物。他冷漠地瞥向洞穴一角的小家伙,随手把剩余的食物扔在那小子面前。
那孩子看了许久直到肚子传来响声,才可怜巴巴地挪过去咬了一口,咬着咬着又再次哭出了声。
我不想吃这个,我要吃哥哥做的菜。红发的魔种泪眼汪汪,带着可怜巴巴的小眼神。
然而兰陵王只是盯着他不说一句话。最后红发的孩童哭累了,可是那个人却还是没有像自家哥哥一般笑着说,只有这次,下次一定要吃蔬菜了,玄策。反而只是冷淡地走开了。
我,我要哥哥。孩子哭的一喘一喘的,眼神里却很坚定,我想见哥哥。大叔,你带我去找我哥哥好不好,对了,他,他长得很好看,头发是银白色的,和我一样也有耳朵尾巴,很高,笑起来很温柔,会对很多人笑,但对我笑的时候最好看。呜,哥哥说了,要,要和玄策一辈子在,在一起的。呜呜呜呜……
兰陵王心情很复杂,但即使这样他面色如常根本无需面罩遮掩,他其实很想开口说他并不关心魔种的哥哥是什么样子,也不会费那个心思陪他去找他和哥哥,更不想知道他和他哥哥那些甜蜜的日常……
但是他更想知道,为什么在听完眼前这个小鬼的抱怨之后突然想起长城内部保家卫国的守卫军中坚强优秀的女领导者。
而那个名为百里玄策的孩子也在他身边逐渐改变着。
毕竟他是处于刀口舔血的生活,不可能让那个孩子像在他哥哥身边一样,被照顾的很好,什么都不会也能生活的好,在这样危险的生活中,命只能由自己来抓稳。
他家徒弟话也开始变多了,大部分时候都是对方说关于小时候的事,其中包括最多的,自然是他那说话温柔性格体贴,许诺会和他一辈子在一起的,嗯,哥哥。
兰陵王想,你们这对兄弟倒是亲密。
他说出口的时候,百里玄策已经有了足够的自保能力,再也不是那个一打雷就会一边叫哥哥一边哭的小鬼了,那人烤着刚打猎回来的肉,听着冷漠的师傅似是不经意的吐槽笑了笑。
当然。红发的魔种眼眉一挑,我们之间只有彼此了。我离不开哥哥,哥哥也离不开我。所以当时他失约的时候我有多绝望多恨他……
百里玄策顿了顿,将火上的肉翻了个面烤,眼神投向长城的那段,眉目里是复杂的情绪。

就有多思念他。
那是未能说出口的话语。

兰陵王悠悠地看着长城之下那对兄弟的重逢。
想着自家小徒弟昨天晚上说的还是师傅,我真的很难原谅哥哥。
百里守约大概更为紧张,他失去了平日里狙击手的冷静想了许久才伸出了手,努力摆出一个如常一般稳重的表情,笑容温柔,他说,玄策欢迎回家。
对面的少年愣了些许,低着头看不清表情,半天没有反应。
守约的笑容僵硬了,他有些局促不安地望向对面,手慢慢放下了。狙击手后面的苏烈和铠一怔,有点担心地来回互看一眼。
花木兰走向前刚想说话,就看见百里玄策跑向前去,狠狠地抱住了百里守约。

我有多恨他,就有多想他。

我回来了,哥哥。

兰陵王清楚地看见自家徒弟的笑容。

tbc.

[狐凤]本能

当成发情期设定或abo设定都可以
只是肉而已
王者峡谷设定?
狐凤only

来来来,朋友们走外链

https://m.weibo.cn/6389636744/4196142482608473

喜欢的话点个小心心留下评论
感谢么么

[策约]这对兄弟果然是在秀


花木兰觉得可能是自己的理解出了什么问题。作为一代好队长,长城守卫军的领头人,花木兰除了在看见某个终日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的时候有几分唏嘘过去的伤感时,自问没有任何事可以让她有些许的动摇。
而如今,花木兰表面是关心队友的,但实际上是她更关心最近晚上的菜为什么日益变咸的问题才过来的。
虽然铠每次都说知心大姐这个称号的话,长城守卫军里其实苏烈更适合,尽管他性别不对。铠当时很真诚,表情平淡无波,但是花木兰还是觉得从他的脸上看出了嘲讽。
于是花木兰毫不犹豫打了他一顿并挑下了来梳理心事的任务。
长城守卫军的厨师兼,啊不是,狙击手,百里守约抖了抖头上的狼耳些许惆怅的样子,尽管这个样子很令人心疼,但花木兰真的很难不去看他头上的毛茸茸的兽耳,心痒的厉害。
他说,木兰姐,我不是个好哥哥。
花木兰一听,心里一咯噔,这就跟那个人的事是自己心头上一道跨不过去的坎一样,守约心尖上也就一个弟弟,对方就是他所有的慰藉和寄托。
玄策怎么了?
花木兰想了想,最近的小疯子似乎没怎么样啊,没受伤没失踪,饭也吃的挺多的,一点问题都没有啊。
但是毕竟是过来疏解自家狙击手的心病的,花木兰思来想去还是斟酌着开口,她说,你们兄弟的事大家都有所耳闻,你也说了玄策他毕竟有过那样的经历,所以守约,你们之间就算有了矛盾也不要……
木兰姐,我觉得玄策不像以前一样亲近我了……
两个人同时开口,同时梗住了。
守约还没说完,就看见对面花木兰一脸复杂的看向他,如果说人的脸真的可以变色的话,他觉得他们队长的脸色大概由黑到红再到绿,由青到紫再到白。
守约想这件事自己听起来都有些难以启齿,当然更难让大家理解,所以他决定为自己解释一下自己真的不是他们心里所想的……超级弟控。
不是的,木兰姐,你听我……
守约你是在开玩笑嘛?
嗯?
守约呆住了。
花木兰满脸的你一定是在逗我吧,你说玄策那小子不像以往一样亲近你?你们两兄弟以前究竟有多亲近啊??
玄策回来那天你们那个拥抱,铠和苏烈都说只能用缠绵来形容,我觉得当时如果不是铠提醒了一句要吃饭了,你们能在那里抱到天荒地老。
更别提玄策看你的眼神了,你别怪我直白,我除了太热烈了四个字什么都想不到。要是不是你一直说那是你亲弟弟,我们都会觉得那是你恋慕之人。之后就更别说了,本来屋子分配是可以一个人一屋的,可是那小疯子借口说怕惊雷,呵呵,他在外那么久了,没有你的时候难道没有下雨天?这简直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
木,木兰姐,你……
守约被眼前不停的话语轰炸的不知所措。
所以,答应我,花木兰伸出手握住了百里守约的手,一脸真诚和被迫吃狗粮[划掉]的痛苦,用难得一见的温柔语气开口,好好做饭好吗?
还有没说出口的,别再秀[恩爱]了好吗?

Tbc?